名人轶事

 

陶景弘增补《神农本草经》

陶景弘隐居茅山以后,一边修炼,一边著书立说,特别对古代医学、药物学作了仔细调查研究。他对“天然药库”茅山的的各种中草药进行了收集、品尝,研究历代名医用药的经验,发现古代留传下来最早的医书《神农本草经》中的记载多有错乱。
陶弘景经过多年的研究,将《神农本草经》补充进365味药,合起来共730味药。这与现今医药工作者在茅山实地调查的756中药物,数字很接近。陶景弘还把这730味药详细地分类,共分为玉石、草木、虫鱼、禽兽、果菜、米食和有名无用等7类,他还对每种药的形状、性能、作用和主治病症等都作了注解,并注明每种药物的产地、采集时间、制作方法等,写成了当时最完整的一部7卷药书《本草经集注》。
陶景弘首创按药物的自然属性和医疗属性的分类法,成为中国古代药物的标准分类法,对后世的《新修草本》《本草纲目》都有很大的启发作用。

陈毅妙对辛三仙

陈毅司令员率领新四军一支队进入茅山抗日,困难很多,特别是有些伤病员得不到及时治疗。 陈毅听说,有个姓辛的老道曾在镇江城内开了一个“辛三仙诊所”,因不愿给日本兵看病,避进茅山深处的乾元观,专心采集草药,为穷人看病。于是,陈毅带着警卫员来到乾元观。他听说辛三仙有三好:好画、好棋、好诗、进入道观山门后,故意高吟了一幅对联:“出家非出国,传道当传义。”这时一个老道人听了,忙上前接待。“请问长官,到深山道院有何贵干?”陈毅说:“想打听一位叫辛三仙的老道!”老道人一听,立即吟出了唐朝诗人贾岛的诗句: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陈毅没有见到辛三仙。几天以后,二次进山,又没见到。直到第三次进乾元观时,老道人交给陈毅一张纸条,上面写的是一幅对子的上联:“鸦啼鹊鸣,并立枝头抱祸福。”陈毅看后,笑了,辛三仙是把国民党比作鸦,把陈毅等人比作鹊,二者同豋乾元观,一个报的是祸,一个报的是福,这个认识一点不错呀!陈毅非常兴奋,提笔在草纸上写出了下联:“燕来雁去,相逢路上传春秋。”陈毅把自己比作燕,把国民党比作雁。燕子带来的是明媚的春天,孤雁带来的是萧瑟的秋季。陈毅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驻地。第二天,一个小道士下山来传话,说辛三仙邀请陈将军到乾元观相会。陈毅到了乾元观,见辛三仙热情迎接,边拱手施礼,边吟一诗:“三顾道观,三拜三仙山心动。”辛三仙一听,当即吟出下联:“四咏雄文,四养四军事理明。”这幅对联,对得工整,巧妙,寓意深远。老道人以香茶招待来客,陈毅边喝茶边畅谈。陈毅针对辛三仙的家庭出身,吟出了一副对联:“稼轩当年哭京口,三仙今朝笑茅山。”三仙听后,摇着头苦笑着,转身大声喊道:“快拿酒。”陈毅推托说:“我有病,不能奉陪,今日特来请仙诊治!”“哪里!拿酒来!”辛三仙吩咐小道。说着煞有介事地给陈毅号脉,期中却吟上一联:“药能治假病。”陈毅听罢,立即吟出下联:“酒不解真愁!”“真愁?!”三仙反复品味着这两个字,一时心如刀绞,老泪纵横!这时,陈毅进一步开导他,又吟出了一联:“灵丹可治亡国恨!”三仙的心颤动了,双手抱起陈毅面前的酒碗“哗”的一下泼到地上,对出下联:“醇酒难壮灭寇胆!”陈毅听后,豪放地大声喊道:“好!拿棋来。”警卫员立即铺下随身携带的棋盘。棋局拉开,陈毅故意让三仙吃掉四个棋子,眼看败局已定,陈毅突然问道:“辛老!当时制作象棋时为什么只准双方将士阵亡,而不准他们受伤治愈后重返战场?”这个稀奇古怪的问题,问得辛三仙张口结舌,难以回答。陈毅长叹一声,吟出一上联:“棋盘对战,无残则亡,败势无挽回。”辛三仙点头称是,可是难解其中之意。陈毅又吟出下联:“神州交兵,有伤即治,胜局有指望。”辛三仙一听才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请我去给新四军伤病员治病呀!”于是,决定献出一年来采集的全部中草药。 陈毅还亲笔写出一副对联,贴在乾元观的正门两旁:“深山隐高士,盛世期斯民。”